blog

“我写信给保尔森部长,我写信给美联储主席伯南克[2007年3月],并告诉他们这是我们要处理的事情,没有人对此做过任何事情。”

<p>2008年10月7日,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举行的总统辩论中,这个国家的经济困境是一个令人沮丧的话题,两位候选人都在解释他们对危机根源的看法</p><p> “我写信给保尔森部长,我写信给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并告诉他们这是我们要处理的事情,没有人对此做过任何事情</p><p>”无可争议的是,奥巴马在2007年3月22日给这两位官员写了一封信</p><p>“奥巴马写道,低收入社区普遍担心可能会出现丧失抵押品赎回权的浪潮</p><p>” “由于监管机构对创造导致次级抵押贷款市场房屋止赎率上升的环境负有部分责任,我敦促您立即与领先的抵押贷款机构,投资者,贷款服务机构,消费者权益倡导者,联邦政府召开房屋所有权保护峰会</p><p>监管机构和住房相关机构评估私营部门应对挑战的方案</p><p>“ (请阅读此处的全文</p><p>)但奥巴马在解释当前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提出了这封信</p><p>在信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奥巴马早期对2008年可能发生的事件有所了解</p><p>他的信件涉及人们失去家园,而不是对经济体系的系统性威胁</p><p> (请参阅我们的故事以及其他有关经济危机可能原因的陈述</p><p>)在奥巴马致函后,我们还查看了新闻片段,以了解伯南克和保尔森的公开声明</p><p> •2007年3月28日,伯南克在国会作证说:“虽然次级抵押贷款市场的动荡给许多个人和家庭带来了财务问题,但这些发展对整个住房市场的影响还不太明显</p><p>” •2007年5月15日,伯南克发表讲话,劝阻对衍生品进行新的监管,这些监管在2008年的信贷危机中发挥了作用</p><p>“我们应该始终关注健康创新金融业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p><p>部门,“伯南克说</p><p> •2007年5月17日,伯南克表示美联储正在考虑采取措施控制次级贷款,但谨慎不要过度监管</p><p> “我们预计次级抵押贷款市场不会对其他经济体或金融体系产生重大溢出效应,”伯南克表示</p><p> •2007年6月20日,保尔森说:“我们在这个国家进行了一次重大的房屋修缮......我相信我们处于或接近底部</p><p>”所以听起来奥巴马的信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p><p>当然,伯南克和保尔森并没有敲响警钟</p><p>如果2007年发出的警告可能对2008年10月的问题产生影响,我们询问了两位经济学家,一位是右倾集团,另一位是左倾集团</p><p>他们两人都说已经太晚了,因为这一点已经发出了可疑的贷款和证券</p><p> “这匹马已经离开了谷仓,”华盛顿左倾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兼联合主任迪恩贝克说</p><p>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保守派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学者查尔斯卡洛米里斯(Charles Calomiris)表示,“每个有大脑注意力的人都知道,次级抵押贷款的风险很大</p><p>”但是,他补充道,“美联储在2007年3月之后几乎无法阻止危机的发生</p><p>”所以奥巴马写这封信是对的</p><p>说伯南克和保尔森没有做任何关于它的事情听起来很苛刻,

查看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