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前警察局长的案件在CCJ失败

<p>前警察局局长达尔文·多丁(Darwin Dottin)要求CCJ拒绝特别上诉许可</p><p> CCJ在昨天发布的书面理由中否认了Dottin在四年前将他从“高级警察”职位上撤职后要求的临时救济</p><p>由于他声称的救济是为了让他能够继续任职并在他向CCJ上诉之前退休,他的上诉没有实际的价值</p><p>他关于解雇的实质性案件仍有待巴巴多斯高等法院审理</p><p>他要求法院确定没有“行政休假”这样的概念,并且根据巴巴多斯“巴巴多斯养老金法”,他不能为了公共利益而强制退休</p><p> 2013年6月,在警察服务委员会为公共利益建议退休后,前任专员被巴巴多斯总督送去“休假”</p><p> Dottin立即对其行为进行司法审查</p><p>在确定其司法审查索赔之前,他还寻求了一些禁令或命令</p><p>这包括一项禁令,禁止采取措施迫使他退休并任命一名新的常任专员,并下令维持现状,以便他能够重新担任警务处处长</p><p> 2013年7月,巴巴多斯高等法院法官Justice Reifer女士在2013年9月听取了临时事项,并于2013年9月作出了决定</p><p>她实际上给予了专员寻求的临时救济,但只是针对警察服务委员会,但拒绝下令使专员能够重返工作岗位</p><p> Dottin先生后来对拒绝提出上诉</p><p>该上诉于2016年2月和3月审理,并于2017年3月作出判决</p><p>上诉法院同意Mme Justice Reifer的裁决并驳回上诉</p><p>到那时,由于专员已退休,已于2016年11月开始退休前休假,因此无法恢复原状</p><p>尽管如此,Dottin先生还是请求CCJ对上诉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辩称高等法院并且上诉法院没有考虑是否没有行政假期的概念,也没有强迫Dottin先生为公共利益退休的可能性,因此希望CCJ能够确定这些问题</p><p>法院指出,Dottin先生“无法避免巴巴多斯司法制度下的正当程序,直接向本法院提起诉讼,绕过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的意见,并让本法院篡夺这些法院的作用”</p><p>法院还鼓励律师继续进行事项的实质性审理,除非法院命令给予了中止</p><p> CCJ驳回了特别假申请,并向警察委员会提出了661美元的订购费用</p><p>法院于2017年7月14日听取了申请,

查看所有